讲文明| 制片?原来是这样的一撮人···
Chris Tsao
#讲文明#是由"文明广告"发起的一项对外免费公开的大咖系列座谈会,邀请广告圈内或与广告搭边的其他行业里有影响力的大咖来与大家分享交流心得。



"好的创意要把它执行出来,不然它就永远停留在纸上"

——Chris Tsao

"到底制片是什么?"

"怎么样才能做一个好制片?"

"制片和导演之间,为什么选择了制片呢?"

···


带着这些问题,作为资深制片的Chris,终于为我们带来了今年冬季讲文明的第一期内容——《不惑的制片人生》。

以下内容涉及"老司机的开车经验之谈",请谨慎阅读。



在英文里面,制片人称呼就是"producer",在中国有时候被翻译成"制片""监制""制片人"等等。生产、制作的英文是"produce";而制作产业是"production"。但其实归结名字的意义,producer,就是在制作产业中从事着生产和制造的人!


Chris给我们放了一条这样的片子:来自于彭浩翔导演《低俗喜剧》中一段关于"监制到底是什么样的工作"的一段采访。

(该片内容过于精彩,要看全片请自行上网下载)


虽然这个视频的比方过于"生动和形象",但是Chris确实是用深入浅出的方式为我们讲述了一个道理——制片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做"人":处理、协调和融合人与人、人与团队之间的事情.


我是和谐文明的分割线


影视,作为一个艺术媒介,它是一个必须要通过团队才能完成的东西。音乐、美术、摄影,也许一个人的创作也可以成为精品。



但是影视是不行的,导演、演员、编剧、制片、道具···每一个角色都有自己的位置和分工,没有一个团队的通力合作,没有人可以独自完成它。而制片却是这个艺术媒介中的媒介,沟通着人和人之间、人和环境之间、人和拍摄设备工具之间的媒介!


一个好的制片,需要两种最基本的能力:



要懂得平衡,平衡导演和演员所代表的艺术层次;平衡影像能够与观众沟通的社会层次;客户要求和艺术表现的商业层次。




好的创意不论是在广告中还是电影里,最重要东西都是"与人的联系"。影像的价值并不仅仅是艺术,还能带给人很多。在以后的大环境里,也许人人都可以有自己的创意,做自己生活的导演。因为影像工具的限制对创作者来说会越来越小,也许没有人的目标是去做一个制片,大家都希望做导演。那就让更优秀的人去完成它的艺术工作,制片可以促进和完成这个事情本身。


"好的东西一定要执行出来,不然它就永远停留在纸上"这也许是既做过广告导演也做过广告制片的Chris的心声。将导演的艺术层次、观众对影像的社会需求,还有客户的商业需求,执行出来,完成一个艺术的作品!




当然除了平衡,还有这些对于一个制片来说也很重要:

说服,表面上看只是说服别人接受你的观点,但其实里面蕴含的意义在于坚持和信念 。

独特,在于一个广告人的态度和个性,做自己想要的东西,一个广告并不仅仅只是为了完成客户的要求,也是自己的作品,要让自己的作品拥有自己的名字。

双面,指的是角色身份和掌握技能的多元,制片对接的是多重身份的人,导演、客户、观众还有团队,掌握更多元的语言技能、了解更多的工作属性才能平衡各方的关系。

热忱:对自己的作品的热情和热爱。

眼光:拥有能够挖掘和发现更高艺术层次,又掌握了与观众沟通的社会层次的艺术工作者(导演、演员)!



说完这些对于成为一个好制片的实力和要求之后,Chris也向大家展示他作为一个制片的平衡能力和艺术眼光。为我们介绍了他所在的来自北美著名的制作公司Radical Media导演和作品。




Ron Howard

美国导演,在成为导演之前,他就已经一名家喻户晓的演员。执导运动传记片《极速风流》,该片获得第67届英国电影和电视艺术学院奖亚历山大·柯达奖最佳英国电影。2015年,执导灾难片《大洋深处》。


Chris Milk

天才型的美国导演。电子艺术家、电影制作人 Chris Milk,一直在利用创新的技术,讲述人性化的故事。如今,他把目光转向了虚拟现实技术。通过一家名为 VRSE 的新公司,他开始探索虚拟现实纪录片。


Sebastian Strasser

德国导演,被称为广告界的克里斯托弗·诺兰,至今已经获得100多个广告类的国际大奖。

 

Ralf Schmerbergy

他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他非常擅长用纪实的角度去拍摄。作为一个导演,他从未再摄影或者灯光的设备上有任何要求,他希望用简单的工具呈现出广告环境、理念和人物最真实的情绪和状态!

 

讲文明的活动现在仍然火热报名中···

还有更多大咖来到文明为大家做分享,请大家持续关注哦!

End